褚无忌顿时便炸了单手一挥空中魔气凝聚一轮血月隐约浮现

时间:2019-01-08 18:14 | 来源:满分作文网
玄龙子周身一点气息都没有外露,但对方既然穿着道袍,那白痴也能够猜出来,对方乃是天师府的人,这也让楚休心中顿时一紧。
 
    大光明寺加上天师府,这几乎就是道佛两脉最强的两个宗门了,一个虚行自己能够对付,再来一个深不可测的家伙,自己貌似应该考虑撤走了。
 
    就在这时,那玄龙子看到楚休并没有继续出手,他懒洋洋道:“我说小子,你不出手在等什么呢?还不快杀了那秃驴?”
 
    楚休眯着眼睛道:“哦?我杀了虚行,你再杀了我,好赚得大光明寺的人情?
 
    玄龙子不屑道:“那帮秃驴的人情我才不想去赚,陈猴子那家伙若是想赚,就让他去赚好了。”
 
    楚休淡淡道:“合着杀了虚行我也一样要死,既然是这样,我又为何要杀他?”
 
    玄龙子淡淡道:“很简单,你若是不杀他,我可就要亲手杀你了,小子,换成我出手,你十死无生,而且会死的……很难看!”
 
    楚休沉默了半晌,忽然道:“天师府想利用我,挑动隐魔一脉跟大光明寺之间的冲突?”
 
    玄龙子无所谓道:“看出来了?反正这秃驴也一样想杀你,你现在杀了他,还能找一个垫背的,这样不好吗?”
 
    楚休周身的罡气在暗中凝聚着,淡淡道:“可是,我却不喜欢被人利用!”
 
    玄龙子盯着楚休看了两眼,忽然露出了一抹笑容:“小子不错,有个性,我很欣赏你,不过我也一样,不喜欢不听话的家伙!”
 
    话音落下,玄龙子一步踏出,身形犹如奔雷一般,几乎是刹那之间便已经来到楚休的身前。
 
    第一次,楚休的天子望气术甚至连对方的踪迹都捕捉不到,这几乎是已经达到了速度的极致!
 
    陈剑空在后方也是一阵目瞪口呆,玄龙子这是又发疯了,之前还在说要利用楚休挑起隐魔一脉跟大光明寺之间的冲突,结果转眼间便亲自动手杀人了,他这是准备挑起隐魔一脉跟天师府的冲突?这家伙到底为了天师府着想还是想要坑天师府?
 
    玄龙子并指为剑,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指落下,瞬间无数雷光汇聚,那青紫色的雷光竟然化成了液体的模样,雷水凝聚成剑,向着楚休一剑斩来,瞬间雷霆之威遮掩天地,方圆数百丈内,阴云密布,暴雨倾盆!
 
    楚休的眼中顿时露出了一抹骇然之色。
 
    这玄龙子的实力简直强悍到变/态,一招之威已经引动了这么大规模的天地变化,这种威势楚休除了在真火炼神境强者的身上见过以外,他便只在陈青帝这种级别的武道宗师手中见过。
 
    天师府的实力当真就如此恐怖,随便拉出来一名武道宗师便有这等实力?
 
    雷水凝剑之下,那股仿若面对天地雷暴一般的威压让楚休感受到了一股极大的压力。
 
    七魔刀已经不能再动用,楚休体内还有饿鬼道化身,不过那东西更是伤人伤己。
 
    在这刹那之间,楚休已经来不及去思考那么多东西了,他周身所有的力量汇聚于一点之上,随着楚休那一指轻轻的点出,一点黑芒在楚休的手指中央绽放。
 
    那黑芒只有一点,但却在逐渐的放大着,那是一股极致的死意,消融一切,寂灭一切,从实体到元神,堪称是邪异到了极致。
 
    天诛地灭弑仙神指!
 
    这门大悲赋的用法极端无比,同样这威能也是邪异到了极致。
 
    随着楚休那一指点出,玄龙子的雷水凝剑都被死意所浸染,彻底消融寂灭。
 
    不过随着楚休那一指点出,这式武技也是彻底抽干了楚休周身所有的力量,无论是罡气还是精神力都是如此。
 
    甚至现在楚休还能站着,都是因为他的意志力强大,所以才没有倒下的。
 
    玄龙子轻咦了一声,他貌似有些小看这魔道的小子了。
 
    一个天人合一境武者竟然能够挡住他一剑,虽然这一剑他只是随意出手,连五分的力气都没用上,但这也足够惊人了。
 
    以前只有一个年轻人能做到这种程度,那就是张承祯,天师府年轻一代,甚至是整个天师府除了老天师以外,唯一能让玄龙子看顺眼人的人。
 
 
------------
 
第六百三十四章 有病
 
    玄龙子是道门出身,不过他却是一个真疯子,做事全凭一时喜怒来决定,根本就不考虑后果。
 
    本来天师府是派来他解决隐魔一脉的问题的,结果他却是一时兴起想要挑拨隐魔一脉跟大光明寺死磕。
 
    结果现在看到楚休的实力,他竟然又一时兴起的想要对楚休动手,简直没有丝毫逻辑可言。
 
    玄龙子被关了十年,甚至天师府内还有人说要继续再关他十年,以免他又跳出来惹麻烦,还是张道灵为这位师弟美言了几句,这才让他顺利被放出来的。
 
    结果被放出来第一件事,玄龙子就是在发疯。
 
    此时看到那已经油尽灯枯,没有一丝反抗之力的楚休,玄龙子挑了挑眉毛,刚想有什么动作,便听一个声音冷冷道:“玄龙子,你怕是被关的时间太久了,憋疯了吧?对你一个小辈出手,你还要不要脸了?”
 
    魔气席卷,褚无忌的身形出现在楚休身前,这也让楚休长出了一口气。
 
    此时玄龙子看到来人是褚无忌,他揉了揉脑袋,这才好像猛的想起了什么一般,道:“哦,你是那个被北燕灭了国的倒霉皇子啊,叫褚无忌是吧?
 
    有一点你倒是说对的了,我还真是不要脸的,脸是什么?要了又能有什么好处?”
 
    褚无忌的面色被气的发黑,这玄龙子的嘴当真是毒的很,直戳他心中的最痛处。
 
    他能活到现在都没被人打死,一个是因为他实力强,还有就是因为他后台硬了。
 
    “玄龙子!你找死!”
 
    褚无忌年轻时的脾气很好,魏公子褚无忌可是出了名宽容大度,喜欢结交江湖朋友。
 
    而现在的‘妙月法尊’褚无忌在魔道中人心中的印象则是手段果决,冷峻无比,脾气可算不得好。
 
    此时听到玄龙子那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讥讽,褚无忌顿时便炸了,单手一挥,半空中魔气凝聚,一轮血月隐约浮现,临空坠落,刹那间阴风怒吼,魔气汹涌,威势磅礴无比。
 
    玄龙子身形犹如雷光疾退,随手甩出五道粗如水桶般的巨大雷霆,五气合一,阴阳雷霆之力轰然爆发,击溃了那血月。
 
    天师府秘传的五雷正法被玄龙子施展出来,简直就好像是随手丢垃圾一般,轻描淡写。
 
    褚无忌手中一柄奇异兵刃浮现。
 
    似刀非刀,犹如弯月,上面还映衬着一股邪异的绯红之色,这便是褚无忌赖以成名的神兵妙月!
 
    随着褚无忌的手一动,妙月临空,犹如血月降临,杀机四起。
 
    玄龙子也算是一个人才了,能用一句话便将褚无忌刺激到了这种程度。
 
    这两个人都是武道真丹境的巅峰,褚无忌被称为是隐魔一脉这一代中,最有希望踏入真火炼神境的强者,而玄龙子昔日的风头甚至都超过了现在代替老天师掌管天师府的张道灵,可想而知他的实力又有多强。
 
    可以说只要不是生死斗,这两个人一时半刻分不出胜负来。
  • 上一篇返回列表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