脉培养出的俊杰人物刚刚出现在江湖上不久便已经位列龙虎榜第三了

时间:2019-01-08 18:12 | 来源:满分作文网
  不过等到陈剑空成为了巴山剑派掌门,名动西楚的八臂神猿陈剑空之后,已经很久都没有人当着他的面说出这几个字来了。
 
    不过此时陈剑空却是只感觉到惊悚,并没有愤怒,因为他已经顾不得愤怒了。
 
    有人竟然能够悄无声息的来到自己身旁,自己竟然都没有察觉,这人的修为又该有多么的恐怖?
 
    陈剑空扭头看去,出现在他身旁的乃是一名打扮邋遢的道士。
 
    这道士穿着一身灰色的道袍。
 
    其实这道袍应该是天师府经典的月白色道袍,不过因为长时间没有清洗,所以上面各种灰尘、污渍什么的都积累了厚厚的一层,所以看着才像是灰色的。
 
    那道士的模样并不算丑,相反还是一个很英俊的中年人,不过他头发胡子都是乱糟糟的一片,手里面还拿着一个脏兮兮的酒葫芦,时不时的喝一口,这也给人一种很邋遢的感觉。
 
    在看到那邋遢道士之后,陈剑空的面色却是骤然一变,变得极其扭曲,眼中甚至还露出了一丝惊恐之色,大喊道:“玄龙子!怎么是你!?”
 
    玄龙子放下酒葫芦,伸出脏兮兮的手拍了拍陈剑空的脸,笑呵呵道:“不是你派人去天师府求援的嘛,正好我被放出来了,就顺便出来看看老朋友喽,怎么样,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陈剑空一脸的木然,一动都不敢动,他此时哪有什么惊喜,光剩下惊吓了!
 
    ‘雷神君’玄龙子,天师府正当壮年的武道宗师里面最有名的一位,甚至要比现在天师府内,张承祯的父亲,虽然还不是天师,但却代替老天师掌管处理天师府事务的‘御霄真人’张道灵名气都大。
 
    此人虽然是天师府的弟子,但却并不是张家之人,而是自小被老天师收养的,所以跟张家之人也差不多了。
 
    玄龙子昔日最为巅峰之时,甚至位列风云榜第十七位,绝对是天师府内数得着的高手。
 
    但此人最让人无法接受的就是……他是一个疯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玄龙子此人行事偏激狂妄,简直无所顾忌,整个天师府内除了老天师之外,无人能够将其压制。
 
    陈剑空跟玄龙子乃是同辈人,当初就没少被他所羞辱,甚至可以说他都对玄龙子留下心理阴影了。
 
    当然这都是小事情,玄龙子在十年前却是惹出了大祸。
 
    十年前有人在打开上古遗迹时,意外放出了一位上古魔道强者的真灵。
 
    本来就算是上古强者,历经万载,纵然用了一些手段保证真灵不朽,也一样会虚弱至极,甚至就连吕温侯那等强者都是一样,更别说其他人了。
 
    但当初却是有个家伙主动作死,拿到了真灵之后没有绞杀,反而想要祭炼真灵,获得其中的记忆,最后导致自己跟那真灵合体,记忆混乱,彻底成了一个实力强大的疯子,对江湖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那时候天师府等正道宗门联手绞杀这东西,其中天师府派来的人便是这玄龙子。
 
    本来清除这么一个有着上古强者真灵,对方还能不断吞噬人命恢复实力的存在会十分艰难,但玄龙子却是大胆布局,用同行武者的性命作为诱饵,快速坑杀了那上古强者的真灵,同样也坑杀了数名同行的正道宗师!
 
    虽然玄龙子此举是为了救更多人的人,不过却也让天师府得罪了数个大派,逼得天师府亲自去风满楼,让其将玄龙子从风云榜上除名,最后更是将玄龙子关进天师府的地牢里思过十年,并且老天师亲自出面去各大派登门道歉,这才平息了事端。
 
    十年的时间足够让人遗忘很多事情了,若是玄龙子不出现,陈剑空都差点忘记对方了。
 
    直到玄龙子出现在他眼前,陈剑空这才想起来,最近这段时间便是玄龙子刑期已满的日子,他也终于想起了昔日被玄龙子所带来的恐惧。
 
 
------------
 
第六百三十三章 玄龙子
 
    陈剑空现在的心情很复杂。
 
    他是跟天师府求援了没错,他也希望天师府派来一位高手,结果现在天师府的确是派来了一位高手,但他却没想到这高手竟然是玄龙子这个疯子!
 
    在陈剑空看来,玄龙子此时绝对是一个标准的疯子,甚至要比魔道中人都恐怖。
 
    别看他现在笑嘻嘻的,说不定下一刻就能把你推出去送死的那种,做事根本就不考虑丝毫的后果。
 
    方才玄龙子叫他陈猴子,还当着巴山剑派众多弟子的面拍打他的脸,这种略带侮辱性的动作,但陈剑空却是连一句废话都不敢多说。
 
    看着陈剑空没有说话,玄龙子的脸上仍旧是带着微笑道:“怎么了陈猴子,十年没见,看到老朋友被放出来你都不欢迎我?
 
    你该不会是还在记恨我曾经因为你那个不成器的儿子调戏女人,我把他打断腿,同时也把你打吐血的事情吧?
 
    都是当掌门的人了,你可不能那么小气哦。
 
    对了,你那个儿子那么嚣张,简直比我家小承祯拽的都像龙虎榜第一,出来闯荡江湖早晚要被人打的,这么多年了,他死了没有?”
 
    陈剑空的面色憋的通红,有见面就问人家儿子死没死的吗?
 
    不过陈剑空却也不敢当真跟玄龙子翻脸,他只是勉强笑了笑道:“当初也多谢玄龙子道兄教训那孽子,也打醒了我,他已经成婚,收敛性子了。”
 
    玄龙子略显失望的摇摇头道:“哦,没死啊,这种家伙居然还成婚了,可惜了,要不然我去杀了他?”
 
    陈剑空的面色骤然一变,不过随后玄龙子便拍了拍他的肩膀大笑道:“哈哈哈,我跟你开玩笑的,看你吓的,好歹也是一宗掌门,怎么这么废物,一点都没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定力。”
 
    陈剑空差点吐血,恨不得现在就跟玄龙子翻脸,有这么开玩笑的吗?
 
    不过这时玄龙子却是收起了笑容,一脸严肃的指着楚休道:“你想杀了这魔道的小子?”
 
    陈剑空愣了一下,点点头道:“这林烨乃是隐魔一脉培养出的俊杰人物,刚刚出现在江湖上不久便已经位列龙虎榜第三了,小凡天内纯阳道门的真阳子道长就是死在了他的手中,不久之前此人在红枫谷一战更是坑杀了几十个势力,上千条人命!
 
    现在此子因为要覆灭我的姻亲向家,更是嚣张到直接打上我巴山剑派来,不杀他,我正道宗门尊严何在?”
轻人可以,不过要等到那小子把虚行秃驴宰了,你才能动手。”
 
    陈剑空顿时吓了一大跳:“若是让那林烨杀了虚行,大光明寺定然不会善罢甘休的,到时候岂不是会挑起正魔之间的又一次大战?而且人是死在我巴山剑派的,万一大光明寺怨我作壁上观,导致虚行身死怎么办?”
 
    玄龙子嗤笑了一声道:“正魔大战?隐魔一脉算是半个魔,他大光明寺又有个屁资格代表整个正道武林?
 
    我不在这十年,张道灵那老小子做事太稳了点,老天师都不爱管这些闲事,我天师府是有些稳过头了,导致这帮秃驴都以为自己是正道魁首了,整天嚷嚷着杀这个,埋那个的,当真是呱噪的很。
 
    隐魔一脉不是想要冒头吗?正好,我给他们这个机会,让他们跟大光明寺打一场,出出威风正好。”
 
    玄龙子搂着陈剑空的肩膀拍了拍道:“至于你嘛,放心,你巴山剑派由我天师府罩着,你怕什么?”
 
    陈剑空连忙道:“可是……”
 
    “没有可是!”
 
    玄龙子的眼睛一眯,虽然还是那副邋遢的模样,但他双目中那抹锋芒却是让陈剑空都感觉到刺痛。
 
    “陈猴子,你还是这么拎不清啊,别忘了你巴山剑派在什么地方,鼠首两端的下场可是很惨的,除非你把宗门搬到北地去,否则只要你巴山剑派在西楚一天,你便要给我记清楚了,别忘了这西楚的正道武林,到底是谁来做主!”
 
    陈剑空被吓到连一句话都不敢多说,但他心中却是在痛骂着玄龙子这个疯子!
 
    有些人是装疯,但玄龙子却是真疯,刚被关了十年才放出来,他就敢去做如此疯狂的事情。
 
    玄龙子此人的行事简直要比魔道武者都狠辣偏激,他心中只有天师府,对于他来说,只要任何有利于天师府的事情他都会去做,当然后果,那就不是他会管的了。
 
    此时陈剑空心中更是后悔的很,后悔自己为何要保向家。
 
    如果当初他不答应保向家,那就不会卷入隐魔一脉之间的事情中来,更不会的卷入天师府跟大光明寺之间的明争暗斗。
 
    此时场中,楚休已经勉强压制住了七魔刀的反噬,他也注意到了玄龙子的存在。
  • 上一篇返回列表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