滔天的魔气席卷那股威势竟然是楚休动用过的七魔刀中最大的一个

时间:2019-01-08 18:09 | 来源:满分作文网
 
    上次在小凡天之内我一时不查,被你偷袭,这一次,同样的错误我可不会再犯第二次了!”
 
    话音落下,虚行周身佛焰光辉升腾,径直向着楚休一拳轰来,佛光照耀数百丈,显得威严而又瑰丽。
 
    楚休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最讨厌的就是跟这种头脑简单的家伙讲道理。
 
    因为你跟他们去讲道理,他们从来都认为自己的道理才是对的,根本就无法沟通。
 
    其实方才楚休说的是真的,一旦他在这里出了什么事,魏书涯等人不会不管。
 
    这并不是楚休对魏书涯的有信心,而是他现在的身份地位都摆在这里。
 
    他是魏书涯承认的魔道继承人,整个隐魔一脉最为出色杰出的弟子,他若是在这里出了事情,难保不会再来一次正魔大战,其规模甚至不会比浮玉山那次小的。
 
    可惜现在虚行已经是谁的话都听不进去了,他那一拳落下可没有半分的留手,佛焰升腾而来,还没有近身,便已经在压制着楚休周身的魔气。
 
    昔日在小凡天中,楚休跟虚行是交过手的,对方身为达摩院首座,实力不是陈剑空这等寻常武道宗师能够比的。
 
    那时候的楚休在面对虚行时也只能选择暂且避退,最后靠着七魔刀偷袭,这才将虚行成功重创。
 
    此时楚休虽然比之小凡天内的实力要更强一些,但他却也没有强到天翻地覆的程度,再加上他之前还动用了一次七魔刀,楚休的第一选择可不是跟虚行硬撼,而是转身先暂且退避。
 
    天子望气术被楚休施展到了极致,无边的佛光当中,楚休的身形飘荡舞动着,虽然看似很惊险,但却总能够恰到好处的避开虚行的攻势。
 
    虚行紧皱着眉头,口中雷音轰然绽放,震、鸣、霹、雳,九变狮子吼中的四变同时施展而出,轰然一声,震得楚休头脑发晕,让他的身形不由得慢了下来。
 
    天子望气术可以看出虚行施展九变狮子吼这种功法,不过他却也没有太好的方法来防御。
 
    元神秘法楚休虽然修炼了不少,但那些元神秘法几乎都是用作攻击来的,防御方面的,几乎没有几个。
 
    虚行手捏卍字佛印,一印落下,周围的虚空都隐隐传来了一声音爆之声,威压惊人。
 
    楚休皱了皱眉头,身前魔气汇聚,杀生魔佛相施展而出,地上那些向家武者尸体上的气血尽皆被吸纳到杀生魔佛相手中的血刃当中,向着虚行斩去,破去了他卍字佛印,楚休的身形也是迅速的向后退去。
 
    “邪功!”
 
    虚行冷哼了一声,宽大的僧衣袖袍一甩,佛光轰然爆发,直接将那血刃给彻底粉碎。
 
    下方罗三聪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道:“我怎么感觉大人的实力好像变弱了。”
 
    赵承平沉声道:“不是大人变弱了,而是大人在故意藏拙,没有使出全力,所有的力量不在进攻,而是在闪躲。
 
    大人的武道其实强就强在他的爆发力极强,所以闪躲根本就无法发挥出大人最强的实力来。
 
    这老和尚的实力当真就这般恐怖,竟然逼得大人需要故意来示弱?”
 
    在外人看来,楚休这是在示弱,跟虚行打的怂的一批,能躲就躲,能闪就闪,能挡就挡,甚至连反击都少。
 
    甚至在陈剑空看到之后,他都是一副郁闷之色。
 
    这林烨方才对他动手时,那叫一个凶猛,各种强悍的武技仿佛是不要钱一般的扔过来,直接就是压着他在打。
 
    结果现在换成了虚行倒是好,这林烨简直是怂到家了,甚至连还击都没有。
 
    这时站在陈剑空身旁的长老彭冲低声对陈剑空传音道:“掌门,你正好趁此时机出手,偷袭那林烨,配合虚行大师,可是有很大把握将那林烨直接斩杀的!”
 
    陈剑空迟疑了一下。
 
    他倒不是因为碍于面子之类的问题,毕竟他今天丢的脸已经够大了。
 
    而是罗三聪和赵承平等人可还在那里盯着他们巴山剑派的人呢。
 
    虽然他是武道宗师,但罗三聪等人的实力可是不弱,一个打不过就来十个,总是可以将他给缠住的。
 
    而且不知道为何,陈剑空总感觉有些不对,这林烨的实力,貌似应该没这么弱才是。
 
    就在这时,楚休跟虚行的战局却是出现了一些变化。
 
    赵承平和陈剑空等人的确没有看错,楚休是在示弱。
 
    方才动用了七魔刀,虽然楚休将那一刀的反噬给顺利压了下来,不过对于精神力和自身真气带来的消耗却是暂时无法弥补的。
 
    楚休不是武道宗师,可以源源不断的吸纳天地之力化作自身力量,他只能选择动用最简单的方法,那就是拖时间,一直拖到自身的力量恢复一些为止。
 
    虽然到了现在,楚休的精神力仍旧没有恢复到巅峰,不过只要给他一次出手的机会,那就足够了!
 
    而此时虚行显然也是这么想的,他被楚休这种躲躲闪闪的打法弄的十分烦躁,也懒得再浪费时间。
 
    刹那间,虚行周身的佛焰当中,一尊佛影倒映而出,随着虚行手捏印决,无边的光辉绽放,汇聚成了一个奇异的梵文,强大的佛焰遍布楚休头顶百丈之地,向着他整个镇封而来!
 
    这并不是武技,而是昔日佛宗圣僧菩提达摩所留下的一个文字,虽然像是梵文,但却无法跟梵文中任何一个文字对应上。
 
    不过观摩昔日菩提达摩所留下的手记,看到他亲手所写这个字,每个人却是都有不同的领悟。
 
    虚行所领悟出来的这一个字绽放出了无边光辉,镇邪诛魔,其威能甚至可以排得上前列。
 
    看着那巨大的封禁梵文落下,楚休这一次终于不再躲闪,而是抽出了自己身后的一柄刀,嗔刀!
 
 
------------
 
第六百三十二章 嗔!
 
    佛门称贪、嗔、痴为三毒,又称三垢,此三物残害人心,使人沉沦于红尘世间,无法超脱。
 
    所以在整个七情六欲当中,佛门中人最为忌惮的便是这贪嗔痴三念,势要将其彻底戒掉。
 
    只可惜,历来佛门高僧却是并没有几人能够彻底将这三念全部斩断的。
 
    佛若不贪,为何大雄宝殿内金身高耸,不见土木泥塑?
 
    佛若不嗔,为何容不下半分异端理念,誓要将自己认为是错的,斩尽杀绝?
 
    佛若不痴,为何看不透诸多业障,自以为是?
 
    历来佛门当中,能够做到将这贪嗔痴三念彻底斩断的没有几个,楚休所见过的,便只有昙渊大师一人。
 
    眼下这虚行或许不贪名声,或许也没有痴心理念,但他这嗔念,却是深重!
 
    其实在看到楚休动用七魔刀的一瞬间,虚行便已经有了警惕之意了。
 
    当初在小凡天内,楚休便是动用了七魔刀将他给重创的,同样的错误虚行可是不会再犯第二次了。
 
    那一刀引动了虚行心中的贪念,同时也吞噬着他的真气,邪异无比。
 
    不过在回到大光明寺后,虚行特意去找空执禅堂的首座虚渡,找他要来了一门可以镇压心神的《渡厄空禅经》,靠着这门功法,他完全可以抵消那魔刀扰乱心神的作用。
 
    嗔刀斩下,那股无匹的力量绽放而出,滔天的魔气席卷,那股威势竟然是楚休动用过的七魔刀中,最大的一个。
 
    嗔是执念,是怒火,也是业障。
 
    嗔刀斩来,在引动虚行嗔念的一瞬间,他周身那佛焰瞬间就变得赤红无比,而不是之前的金色佛焰。
 
    怒火上涌,虚行的目光在一刹那间变得通红,心中已经涌起了疯狂的执念,自己不惜一切,牺牲所有,甚至是其他人的性命!也要将眼前这邪魔斩杀!
 
    不过转瞬间虚行便感觉到有些不对,他猛的一咬舌尖,一口鲜血喷出,压制住了自己心中这股疯狂的念头。
 
    虚行为人是暴躁偏执没错,他心中嗔念是旺盛这也没错,但他毕竟是大光明寺出身的武道宗师,也是读半辈子佛经的人,纵然他没领悟出什么太高深的佛理来,但却也做不出那种为了杀一人就牺牲这么多无辜之人性命的事情。
 
    咬了咬牙,虚行口诵渡厄空禅经,想要压制住自己体内的这股嗔念,但随着楚休的嗔刀越来越近,那股嗔念不仅没有被压制下去,甚至还越加旺盛了起来!
 
    其实虚行的应对方式没错,佛宗秘典渡厄空禅经的确是对七魔刀这种能够引动人心中恶意的邪异之物有着克制作用。
 
    但上次楚休对付虚行时没有经验,用的是贪刀,而这一次,他摸清了七魔刀的用法,对虚行用的正好是针对他本心的嗔刀。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魔鬼,平日里被本心所压制,一但释放,将会一发不可收拾。
 
    若是你对一个真正没有七情六欲的圣人出手,那七魔刀甚至还不如普通宝兵管用。
 
    不过此时楚休的状态也是不是很好。
 
    七魔刀伤人伤己,全盛时期的楚休有把握在斩出一刀之后压制住那股反噬,但眼下楚休可是接连斩出了两刀,虽然其中有些间隔,但力量毕竟不是在巅峰。
 
    此时明明是一个对虚行赶尽杀绝的大好机会,但楚休却没有动作。
 
    他的双目都变得赤红无比,大口喘着粗气,最后几乎是用尽了最后一丝毅力,这才把嗔刀给收入刀鞘当中。
 
    这也幸亏楚休动用的乃是嗔刀,而不是其他的刀。
 
    其实楚休的嗔念并不算太强,他本身是一个看得很清楚的人,说白了,楚休很有逼数,轻易不会被太多的情绪所左右,所以此时楚休才能够勉强镇压住嗔刀的力量。
 
    若是换成了贪刀或者是恶刀,估计楚休此时已经心魔入体了。
 
    此时站在下方的陈剑空却是发现了楚休的不对。
 
    明明有着斩杀虚行的好机会,结果这林烨却是站在这里没有动作,显然有问题。
 
    若是趁着这个机会出手,斩杀着林烨,救了虚行,他们巴山剑派便能够获得威名,更是可以获得大光明寺的人情跟感激!
 
    轻轻撇了撇罗三聪等人,陈剑空谋算着,自己是否能够让岑夫子等人出手,暂时挡住这些魔道中人,然后自己去杀那林烨。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突兀的从陈剑空耳边响起,淡淡道:“陈猴子,我劝你还是别动手。”
 
    陈剑空因为形似猿猴,在他没有成为巴山剑派掌门时,他这个形态曾经被许多人所嘲笑过,很多人都戏称他为猴子。
 
  • 上一篇返回列表下一篇